“请问担心有用吗?”李风反问林佳

 综合新闻     |      2020-06-04 13:49
“唔,这是什么做的怎么这么好吃。”李风吃过一快说道。马上又吃了两块。“只是普通的糕点吧,只不过是你太饿了。”林佳淡淡的说道。当然那糕点也不是普通的糕点。是林佳亲手做给自己吃的,虽然看起来不是很大又不是主食,给人感觉就像零食一样,但确实不用吃好多就可以给人饱的感觉了,而且还不会刺激到胃部,林佳做出来的东西当然不是凡品。“也许吧,说说我的事吧,伤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没感觉。”李风问道。“你中的暗黑魔法,虽然只是少量,但也会存留在体内,如果你不是暗黑系魔法师,这些暗黑力量就会一直存留然后让你的身体一点点变坏,最后死掉。”林佳看他的精神好多了。“哦,那怎么解决呢。”李风没有多着急,好象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样。“你一点都不担心吗,这可关系到你的生命呢。”林佳很奇怪这个看来什么都无所谓的男人。“请问担心有用吗?”李风反问林佳。林佳没办法回答,只能将如何治疗他身体的事告诉他了。李风点点头也知道闪欣到底回去找谁了。忽然一阵倦意上来,就睡过去了。林佳知道是暗黑力的事,把李风的身子放正了给他把被子盖好。看着这个有点可爱的大男孩,想起他刚刚说话的语气和拥有的气质,感觉很不一般。不像那些曾经追求过自己的男子,看到自己后一直盯着自己的脸或身体,好象要吃了自己是的。不过见过闪欣的她也明白拥有那样妻子的男人已经不会对太多的女人有感觉了,因为闪欣太吸引人了。*****“凤凌小姐,少夫人回来了,许舵主请您过去一下。”由于凤冰和凤凌的身份特殊,下面的人还是尊称为小姐的。“闪儿姐?!。”听到这消息呆了一下,不过马上被喜悦取代了,开门就往前厅跑。边跑边问跟在后面的仆人说:“那少主回来了没有。”“没有,只有少夫人一个人回来了。”那个仆人已经跟不上凤凌的速度了,喘气答道。“你先下去吧,我自己过去就好了。”听到这个答案让她有些不舒服,看到下人这样就先让他下去了。“那小的先退下了。”说完就停了下来,然后朝另一个方向走了。一路跑到前厅,进门后看到闪欣正在那里和许舵主说话。看样子是刚进门没多久, pt视讯游戏投注平台因为两人还没来得及坐下说。凤凌过去拉住闪欣左看右看, pt视讯游戏网投平台然后焦急的问道:“有没有受伤, pt电子游戏投注平台有没有受伤。”闪欣摇摇头说:“我没事的, pt电子游戏在线网投官网平台不用担心。”“那少主呢,少主怎么样了,怎么不见他。”凤凌马上又问道。“少主也没事,受了点小伤,现在在成外的凤凰坡那里养伤呢。怎么不见冰儿?”闪欣问道。“姐姐她…她好象是死了。”凤凌小声说道。“怎么会这样,这是怎么会事。”闪欣显然没想到,急切的问凤凌。“是这样的。”于是凤凌将李风和闪欣用空间魔法逃走之后的事说了出来。“带我去看看吧。”闪欣悲哀的说道。显然也认为凤冰死了,凤凌一定是太关爱姐姐才产生的那种幻觉。两人刚要走,许舵主忽然说道:“老爷来了,我已经派人去请,请两位小姐等一下吧。”刚说完就听后门传来脚步声。接着就是一个中年人在说话,“小欣儿回来了吗?”人未到声先到了。进来的是一个健康的中年人,很慈蔼的那种,脸和李风有点像(应该是李风像他吧。。)。一身规矩的西服套装,显出一股威严。“老爷什么时候来的,综合新闻我怎么不知道呢。”凤凌显然也不知道李逸龙什么时候来的。“是昨天夜里来的,由于太晚了就没惊动太多人,今天一早就听许舵主派人告诉我说小欣儿回来了。那臭小子呢。”解释完之后问闪欣道。“臭小子有伤回不来,在一个温柔窝里养伤呢。”闪欣也顺着他的话说,毕竟她知道李逸龙的为人,所以说话还是能把握好分寸的。“我现在很着急去看看冰儿,爹爹要一起去吗。”“恩,我也听说了。我们一起过去吧。”于是四人就往凤冰那走去。“你是说除了体温不变以外其他地方都跟死去一样?”到地方之后李逸龙问凤凌。“是的,我和姐姐之间的感应也是时有时无的。”凤凌答道。李逸龙听完之后给凤冰把了脉,皱了皱眉头。给闪欣打一个眼色,闪欣走过去听了一下心跳,扒开眼皮看了看。摇摇头意思是没有心跳,也没有活着的迹象。“等等,你说她用的血刹?”在等凤凌确定之后又说:“那可能是千万之一几率的血刹之眼了。”“血刹之眼是什么东西。”现在凤凌只想确定凤冰有没有事,不过还是对于这个新名词感兴趣。“所谓的血刹之眼,是魔法师在运用血刹之后所出现的一种不死的表现。要知道血刹可是生命魔法,用自己的生命换取敌人的生命,也就是同归于尽。不过,有千万分之一的几率是不会死的,在生命力和魔法力都消耗尽的时候,血刹的力量一部分存留在体内了。这部分力量如果达到一定的程度就会使人的生命力逐渐的恢复,恢复完成之后会在眉心留一道红痕,称为血刹之眼。不过最重要的不是这里,当成功的睁开血刹之眼的时候,整个人的力量就会发生改变,魔力没有,所能运用的是血刹所产生出来的力量。由于这些只是书上记载的,所以具体什么情况我就不太清楚了。”李逸龙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血刹之眼的来历。“那也就是说姐姐有可能活过来吗?”凤凌听完这些还是有些不确定的问道。“恩,不过血刹之眼开启的时候,如果身体不能承受的住的话就会爆体,到那个时候连尸体可能都没有了。”李逸龙还是提出了危险性,不让凤凌高兴的太早。“哦。”凤凌高涨的情绪马上有降低了,不过知道还有希望心情也不像昨天凄惨了。“臭小子怎么样了。”看来嘴上不说心里还是着急的,毕竟只有这一个儿子,看闪欣一直也不说,只好问道。闪欣又说了一遍李风的情况。“臭小子到是挺有福的,到哪都有女人照顾。许舵主,那麻烦你发通告,召唤追命贴来这里一下,然后告诉他这件事。我还有事,既然臭小子没事我也回去了。”李逸龙说道。“是。属下先去办事了。”说完退了出去。“爹爹这就走吗,不等疯子回来了。”闪欣问道。“不了,我们还有敌人要对付。这次的事还要处理。”李逸龙说道,眼中有兴奋的色彩。闪欣将李逸龙送走了。回来的时候凤凌问闪欣道:“闪儿姐,我看老爷走的时候好象挺兴奋的,为什么呢。”“那是因为我们家已经很久没出现对手了,要知道平静了太久对家族是没有好处了。”闪欣答道。“这什么意思啊。”凤凌明显不懂。“要知道帮你成长的人是你的敌人,像家里这样的情况是不可以的。没有了敌人,我们的生活过的太安逸了。没有危机感,就没有进取心,就会出现腐败等等情况,蛀虫多了我们这棵苍天大树就危险了。这个时候出现这样的敌人对我们是有一定的益处的。”闪欣继续给凤凌解释道。“哦。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这个意思我明白了。”凤凌醒悟的答道。“姐姐你什么时候才能醒来呢”看着躺在床上的凤冰喃喃的说道。闪欣叹了口气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澳门线上赌博网址大全